Le soleil

偶尔抽下风,疯狂画画,偶尔脑洞大开,写写段子!

超喜欢药郎,超级萌\(//∇//)\!!!

本来想画细腻些,但发现,我没那耐心,我还是做个糙汉子吧~( ̄▽ ̄~)~

我那么正经的一个人竟然说我发布违规,我把文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,都不知道哪里有问题,凉凉啊……

全职——荣耀霸主—27

看着喻文州远去的背影,黄少天感觉委屈,就差扯起袖子咬了。

喻文州斜卧在马车上,眼里满是奸计得逞后的得意,自己不可能撇下蓝雨子民不顾,所以必须留一人主掌大局。身边的人,自己最信任的就是少天了,这下子自己先下手为强,一举两得,虽然对不起少天了。

蓝雨至兴欣的路程必须十来天,由于喻文州心急,所以尽快提了速度。

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
一切都在意料之中,张佳乐轻而易举的拿下了陈夜辉,最后,嘉世只能向霸图降伏,但是霸图并没有吞并嘉世的意思,而是放下狠话,要求永不犯兴欣。

张佳乐一向是急性子,有仇必报,在战场上便卸掉了陈夜辉的一双手臂,为叶修出了一口怨气。

收兵时,张佳乐原意想去兴欣看望叶修,但是却不知道以何立场,而且军命在身,只好作罢,心中不免遗憾。

反观喻文州,颠簸数日,喻文州感觉自己真是生无可恋,可是想到可以看到叶修,再累都得忍着。

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
兴欣山寨

王杰希人称半仙果是真不假,午时用餐时,叶修不慎摔碎了碗,王杰希却从中看到卦象,一语道,叶修命犯桃花,说完个个还不信,因为叶修的桃花不一直在他身边吗,只有苏沐橙相信,还有王杰希一脸凝重。事实,一语成谶。

到夜时,山下有人来报说喻文州来访时陈果还没反应过来。

“你说是谁?”

陈果是崩溃的,但是那神情落在那手下手里是狰狞的,所以那手下是颤着重复了第二遍。

最后陈果终于摆了摆手让他退下去了,顺便准备迎接喻文州,毕竟是一方诸侯,身份尊贵。

“世界上真是无奇不有……”陈果还在恍惚。

“果果,叶修这个人非池中之物,所以啊,这点小事不足为奇。”唐柔忍不住打趣。

“你说叶修要是个大美人就算了,可他是个男人,这叫什么事啊……”

“唉,我是不是大美人跟喻文州来见我这事有联系?”叶修不知何时站在陈果后边,一脸调侃。

“……”陈果忍不住再次打量起叶修,从头到尾反复打量,“有,关系合着不是一丁点,古有君王不爱江山爱美人,甚至烽火戏诸侯,可你……是个男子啊!”

陈果再次崩溃。她不想见喻文州了,她一点都不想见到这个传闻蓝雨第一美男子了……

喻文州到了山寨后,只有叶修,苏沐橙和王杰希三人迎接,毕竟都是旧识。

抿了口茶,润了润嗓子,喻文州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。

“喻王别来无恙,风采依旧!”开口的是苏沐橙。

“苏姑娘莫要打趣了。”喻文州风度翩翩,让人很是喜欢。

王杰希一直盯着喻文州,就差把他身上都戳出孔来了。喻文州也不躲避,笑意盈盈地对着王杰希的目光,两人身上都快激出火光了。

苏沐橙见此真是恨不得天下大乱,拉了拉叶修的袖子,悄悄在他耳边耳语,惹得叶修宠溺地拍了拍苏沐橙的脑袋。

果然,最大的劲敌还是苏姑娘,喻文州和王杰希一致认可。

“文州啊,为何只有你孤身一人前来?少天……”叶修其实挺好奇的,一般会这么冲动的只会是黄少天,喻文州一向慎重,又忧心天下,怎么会有闲暇之余来兴欣。

“叶修哥,喻王的心思你还不懂吗?”苏沐橙还是挺看好喻文州的,说实在,她更乐意所有人都对叶修好。

喻文州但笑不语。

“喻王舟车劳顿,估计晚膳未用,寨里已备下酒水,请!”唐柔最终掺着陈果出现。

陈果偷偷打量了喻文州,风度翩翩,温润如玉,最后,忍不住眼泪汪汪,这么好的白菜都被叶修给拱了……


(我的叶秋,什么时候才能让他出场٩( 'ω' )و )


全职——荣耀霸主—26

“说吧!你又想为老韩干什么蠢事?”叶修接过王杰希为自己倒的杯茶。

“主公重情义,愿意为你得罪嘉世,我当然不反对,但是你知道他对你心思,我希望你……”张新杰对韩文清忠心耿耿,甚至跨越雷池。

“放心,我明白,我有大眼了。”叶修说完向王杰希抛了个媚眼,惊得王杰希都愣住了,叶修这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。

“……好,我相信你,话不多说,就此告别!”张新杰觉得心里踏实多了,走到门口,突然停了下来,回头对着叶修,神色不明。“这次领兵的是张佳乐,我看他自从上次曜虎岭后经常心神不定,估计是为了你……你做好准备。”

叶修呆住了,回头看见王杰希怨气冲天,王杰希一把拉住叶修,恶狠狠盯着他。

“这……这不关我的事……”叶修有些心虚,更多的是茫然。话刚落王杰希就狠狠地亲上去,最后更是把叶修的嘴唇咬破了,结局是,王杰希一边安慰一边追着叶修跑。

“话说这王杰希明明是一方诸侯,应该是国事缠身,可是他却愿意撇下这权利王位专门陪伴叶修,这也是痴绝了。”陈果感慨。

“果果你说笑了,别看叶修哥这样,甘愿为他付出一切的人可不止王杰希一人。”苏沐橙对陈果笑了笑,淡淡的说,望着叶修的身影,眼里满是欣慰,叶修哥终于可以放下对哥哥的执念了。

唐柔和陈果闻言面面相觑,很是不解,突然唐柔恍然大悟,黄少天异样行为,江波涛的眼神,以及喻文州的温柔,这都是不寻常的。

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
蓝雨

黄少天与喻文州自小一块长大,黄少天更是为喻文州铲除后患助他登上王位,平日里,他们都是兄弟相称,并不会顾及君臣之礼。

“我今日收到消息,嘉世原意起兵攻打兴欣,不料霸图却兵戎相见,看来,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。”喻文州站在窗前,回头望着黄少天。

低着头,黄少天的神情看不出,但是,可以看得出他现在浑身紧崩着,拳头紧紧握住。“文州,我什么都可以让你,但是,唯独叶修,我不可能放手,认识他的这些年,你不知道我过得多舒心。在他面前,我不用勾心斗角,不必繁文缛节,那一瞬间……我甚至都想背叛你从此与他浪迹天涯,可是,我知道叶修他有顾虑,他不爱权势,但是他太过善良,所以他容易吃亏,因此刘皓才有机可乘,我一直很后悔,为什么不把刘皓给杀了……”

“这没什么,人皆有私心,何况那个人是叶修……少天,我们依旧是朋友……”喻文州笑了笑,“但是,在叶修面前,我们便是敌人了。”

黄少天的眼里渐渐清明,似乎也是放开了,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。“你说得对,我们是朋友,也是敌人,不管结果如何,都不能影响我们之间的友情,毕竟,我们共患难!”

“我想先去一趟兴欣,国事交于你。”

“……”黄少天显然还没反应过来。

“有你主掌大局,我很放心!”

“你……”黄少天被将了一军。


(本来考完试是很开心,但是为什么每次出考场都在议论答案,最讨厌了,知道我没底还刺激我吗😂)


全职——荣耀霸主—25

“我祖籍乃蓟城……”叶修说到这,似笑非笑撇了王杰希一眼。
“蓟城是属微草管辖!”王杰希讶异,奇怪看着叶修。“那……你家中尚有何人?”
“父母健在,还有一胞弟。怎么,这么快要问个明白,等不及了?”叶修调侃。
“是啊!我正打算登门拜访我这岳父岳母。”王杰希又准备上手。
“蹬鼻子上脸呢。”这王杰希毛手毛脚的破癖好真是招不得。
叶家在蓟城也是名门望族,无关仕途,而是经商之道。但是叶修却无那个心思,耐不住家族威迫,便离家出走。当时嘉世起义,叶修无意打败了当时的头目,阴差阳错的当了嘉世主。接着又是铲除乱党,四方起义军割地自立为王……
一切的一切听起来似是玄幻,可就是让叶修给碰着了。
“如今你作何打算?”
“我从未想过报复嘉世,也不想多惹事端,我离家多年,也曾想回归隐世,但是嘉世竟如此不容我,我岂能坐以待毙,至少得算清了这笔账!”
“嗯,依你的。”王杰希又忍不住摸了摸叶修的手。
叶修白了王杰希一眼,这人啊,让人忍不住想打死他。
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嘉世
陈夜辉本来正在调兵遣将,准备进军兴欣。
不料却受到了阻止,攻打兴欣不成,却要转移阵地去对付霸图。
刘皓收到霸图战表时,面目狰狞。好你个叶秋,真是厉害,轻而易举就煽动霸图为你讨公道。
“主公!”陈夜辉突然收到急招,匆匆忙忙进了宫。
刘皓一看到陈夜辉就来气,把战表砸到陈夜辉的脸上。“你自己看,你造的孽!”
陈夜辉神色慌张的打开战表。“这……”
“如今兴欣破不了,霸图却找上门来,你,给个解释。”
“主公,这……我……”
“张佳乐挂帅,陈夜辉,你,准胜不准败,不然,提人头来见我,或者,诛九族!”
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霸图
“丞相,主公可是另有吩咐?”张佳乐刚驻扎军营,后头张新杰便跟来了。
“非也,我是有事来见叶修的。”
“丞相你……”
“张将军,切莫多言,你此战难免,我只身前往兴欣即可。”看了一眼张佳乐,发现他心不在焉的,张新杰笑了笑。“嘉世此时无人,刘皓不可能自己挂帅,出战的定是陈夜辉,擒下他对你来说轻而易举。”
张新杰果然动身前去兴欣了,由于张新杰是文官,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,卡在山下时,被唐柔嫌弃了好久。
“我与张丞相素无交结,不知您此番来何意?”叶修就纳闷了,如果韩文清来他还信,这张新杰是怎么一回事。
“你当然不知,我思慕你已久。”张新杰很淡定的开口,说完也不看叶修及众人反应。
而叶修是呆住了,王杰希则是眼睛眯得一般大小了,好你个张新杰,在我面前公然挑衅要挖我墙角,活腻了。
一把捞住叶修,王杰希盯着张新杰。
“我的人,你敢动!”
“叶修尚未答应,怎么能说是你的人?”张新杰表示无所谓,开口的人是外人,怎么能做主意,还是很温柔的看着叶修,眼里满是算计。
“张丞相是有求于我?”叶修此时已经回神,看了张新杰的神情,了然的笑了。
“借一步说话?”
“请!”
叶修带着张新杰往后寨去了,留下一行人,兴欣闻名的三朵金花及此事神情恍惚的王杰希,陈果见了不忍,最后扯了扯王杰希的袖子,待回神后,王杰希立马追着叶修去。

(貌似很多天没更了,我已经快疯掉了,今天突然想起来码了写,不多,还有,我一定要让叶秋出镜!!!还有之前有人说我语气处理不当,太多感叹号,说起来还是我的硬伤,因为习惯,当初被老师骂,放刁我说在他面前无论如何都不能用感叹号,我都想哭了)

全职——荣耀霸主—24

张新杰备马速速与邱非进宫。
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御书房
韩文清处理着奏章,眉头紧皱。
如今盗贼四起,霸图兵将征战有段时日了,兵将也都疲惫了,虽然今日捷报频传,张新杰破了西鄯,凯旋归来。
可手上这奏章又是让人头疼。
“丞相求见。”张佳乐上来传话。正常这种事是该内侍候着,由于韩文清不喜有人在边上站着,所以早早遣退了等人,另召张佳乐来处理国事。
“这么晚了,他有什么事?让他进来!”韩文清不解。
“主公!”张新杰作揖。
“邱非见过韩王。”
“邱非?我记得你是嘉世……”韩文清讶异。
“正是。邱非奉我家主公之意,送来手书。”
韩文清疑惑,自己对刘皓不待见,刘皓有脸来信给自己。接过张新杰呈上来的信件,拆了信封,看完信后,韩文清脸色大变,但是韩文清并不冲动。
“我可以卖叶修这个人情,只是我不明白,叶修已不是昔日的叶秋,你为何愿意为他卖命?”
“知遇之恩,我邱非自然不敢忘,所以请韩王一诺千金,替主公解围,日后,若用得到邱非的份上,邱非自然倾尽全力,不敢推脱。”为了叶修,邱非从来不会拒绝。
“叶修在嘉世,也并非枉然啊!”
“张将军,连夜向嘉世打去战表,我霸图与嘉世,今时便要恩怨算个清楚!”
张佳乐拿到旨意便匆匆出宫。
“既然如此,邱非也要连夜赶路回去向主公复命。”
“且慢!”韩文清急忙案上书写,装进信封。“这信代我交给叶修。”
“是。”邱非便退下了。
看到一旁淡定得过份的张新杰,韩文清反而不舒服了,这打仗不是口上说说而已,他为何不阻止。
“你……”
“不用主公说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我当然不反对,这事是顺其自然。”张新杰娓娓道来。
“那此行张佳乐可否胜任?”
“自然,不过,我还是要走一趟。”只为私心。
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兴欣
“叶修,你以前虽在嘉世,但是从未听你提过你的身世,你祖籍何方?”王杰希多年来想问的问题一直没有说出口,这下子还是问出来。
“我从未提过?”叶修惊讶,他离开家族十余年,自己没有说过身世之谜,他倒忘了。
“你……”
“罢罢罢!我且说于你听。”为自己倒了杯茶,叶修神色恍惚。

(差点忘了真正有叶秋这人物,想着要不要让他现身下,还是让他出场吧,我于心不忍啊!)

全职——荣耀霸主—23

叶修草草修书一封,转交于邱非。
……
“王大眼,此事,你是否早已预料。”叶修语气平平,并非询问。
“我只是猜测而已,毕竟你与嘉世深仇大恨,不做个了断是不成的。”
“劳师动众。”叶修撇了撇。
“为博美人欢心这是值得的!”王杰希拉了拉叶修的手。
“我告诉你,你少毛手毛脚的,我是看在小乔的面子上饶了你这个缺德主子的。”
“想不到他比我更甚得你欢心,看来,我留不得他!”王杰希表情很严肃。
“大眼啊,你别吓我啊!”叶修惊悚看着王杰希,而王杰希却笑而不语,让叶修心中不安。“我告诉你,小乔要是出什么意外,王大眼,你等着守活寡!”
此话一出,叶修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,回头一看,王杰希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。
“你唬我?”叶修知道刚刚自己口不择言,但是没想到王杰希故意挖坑给自己跳。
“还不应我,看来你也是心悦于我。”
“不管如何,你都要听我的!”叶修索性破罐子破摔。
“你还真的是半点亏都不吃,自你我相识至今,我可怠慢你了。”王杰希执起叶修落在鬓角的碎发。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叶修打掉王杰希的手,这个人,老是动不动耍流氓。
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霸图离兴欣确实不远,但是也要一天行程,邱非连夜赶路,到达霸图地段已是中天了,霸图城墙下守卫甚严,邱非好不容易混进去又遇上难题,如何把信安然无恙送至霸图韩文清手里。
昔日嘉世与霸图虽然不合,但从未真正兵戎相见,主公与韩文清交情深厚,曜虎岭之事尚且听闻,所以霸图肯定愿意帮这个忙。
“唉,你们听说了吗?丞相领兵攻打西鄯,今日凯旋回归了!”
“是啊是啊,我们也听说了,所以今日城门守卫甚严……”
“丞相具不世之才,我霸图有张丞相在,真是兴国之兆啊!”
“……”
邱非在一旁听得明白,难怪城门守卫如此之多,原来是为保护张新杰。
邱非突然灵光一闪,可以将信件交于张新杰,霸图皇城不好闯,丞相府总可以。
等到天色已暗,邱非翻越相府门墙,壁开守卫,好不容易找到张新杰的书房,见烛光明亮,只是尚未进门,里面却传出声音。
“有朋自远方来,邱将军,请吧!”
邱非犹豫会儿,淡然推开门。
“邱非见过张丞相。”
“深夜到此有何事?”
“丞相既然算准了我在门外,想必也知道我此番来意。”
“非也,今天我进城时便认出邱将军了,刚刚门口有动静,我只是猜测一番。”
“……”邱非纳闷,最后从怀里取出信件,“这是我家主公叫我转交给韩国主的!”
“刘皓?”张新杰新奇,邱非会替刘皓跑这趟腿。
“非也,这信乃是我叶主公手书。”
张新杰闻言神色凝重,看了看邱非。
“你随我入宫!”

(改了下张新杰的职位,总感觉之前给人家封得太师老了,换个,没有借鉴的朝代,所以随便了)

全职——荣耀霸主—22

刘皓和陈夜辉已下定决心铲除叶修,准备发兵攻攻打兴欣,以兴欣的地形是易守难攻,所以他们打算一举歼灭,免得诸侯赶到,遭殃的就是他了。
商议一番后,打算用火攻,由于兴欣在山上,如果大火烧上去,四方下山路口堵住,他们插翅难飞。
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兴欣山寨
是夜,兴欣众人用完晚饭后,由于叶修等人赶了数天的路程便早早歇下。陈果本为王杰希备下厢房,却被王杰希婉拒了,在苏沐橙暧昧的眼光下提出为保护叶修打算住一起,叶修表示拒绝,但是拒绝无果。最后,乔一帆安排在了叶修厢房的隔间。
夜深人静,一道身影隐秘的冲上兴欣,越过重重关卡……
“是谁?”唐柔和陈果並未歇下,两人正在议事,唐柔感觉有人在陌生气息,便掷出一枚飞镖。
打掉袭来的一记飞镖,黑衣人赶紧退开,遂抽出利剑与冲上来的唐柔争斗。
陈果打开机关想擒住黑衣人,却让他侥幸避开。不一会儿,山寨的人都被吵醒了,其中也包括叶修等人。
乔一帆见状也上去帮助唐柔,眼看黑衣人快要招架不住,叶修却跳出来阻止。
“叶修,你是何意?”唐柔不明白。
叶修笑而不语,转身看向黑衣人,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拍了拍黑衣人的肩膀,看似欣慰。
“邱非,好久不见。”叶修的声音很是平静。
黑衣人闻言摘下面罩,露出一张俊秀清冷的脸。
“主公!”邱非立即跪下。
叶修一愣,摇头苦笑,把邱非扶起来。
“我也非嘉世主了,你……”
“在邱非心目中,主公才是正主,主公于我有知遇之恩,恩同再造!”
“你这性子啊,还是不变,如此刚正不阿!”叶修赞许。
“邱非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开口的是苏沐橙。
“苏姑娘。”邱非点了点头,“不日前陈夜辉打探到主公还在人世,便向刘皓请下旨意攻打兴欣,刘皓本不愿,也不知陈夜辉如何劝服,刘皓才点下头。”
“想围剿我兴欣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!”陈果忿忿,多年来也没有哪方诸侯敢如此不给兴欣面子。
“他们知兴欣易守难攻,所以打算火攻。”
“火烧兴欣!竟如此卑鄙!”唐柔更是气愤。
“如今一计,只能速请四方诸侯来相助,压迫嘉世,兴欣对火攻确实无计可施。”王杰希得出结论。
叶修却默默无言。王杰希此计可行,但叶修却不想,因为他不想欠人情。
“叶修哥?”苏沐橙拉了拉叶修的袖子。
叶修看了看苏沐橙,笑了笑。“只能如此了。”
“离此最近的便是霸图,叶修,你……”陈果提议。
“请主公修书一封,我连夜赶往霸图。”
“恩,此行就靠你了。”

(去上了两天的课,简直快傻了,大早上眼睛快合上了,硬是掐自己几把,那个老师盯了我好久,最后看不下去让我们休息几分钟(눈_눈)
然后我就起不来了……ヘ(;´Д`ヘ))

全职——荣耀霸主—21

兴欣山寨
“叶修接收书信多日,也该回来了,为什么音信杳然?”陈果终日盼望。
“果果不必心焦,叶修哥估计还在路上。”
“我怎能不急,嘉世不知从何得来消息,得知叶修并未身亡,此时正四处打探他的消息,他若在我兴欣我倒可护他周全,如今他还在途中便是岌岌可危。”陈果终是放不下心来。
“这大可放心,王杰希绝不会放他只身归来,肯定会派人保护他的。”苏沐橙抿了一口茶,笑道。
“……”陈果有些疑惑。“叶修尽管原是嘉世故主,各方诸侯也不必如此以礼相待啊?”
“呵呵。”苏沐橙忍不住笑了。“谁和你说他们只是这般关系,他们啊,都是‘故交’呢。”
“何意?”
“果果这般关怀,我倒是有些吃味了。”唐柔刚从外边回来。“你看,叶修不是回来了吗?”
唐柔一侧身,后边就跟着叶修以及王杰希三人。
陈果一下子冲上去,仔细打量下叶修,确定他没事,才安了心。缓了缓,才发现叶修后边跟着两个人。
“两位是?”
“在下王杰希。”
“微……微……草……”陈果慌了。
“大寨主,别紧张。”叶修拍了拍陈果的肩膀。
“怎么能不紧张,他不是一方诸侯吗?怎么会来这?”
“王君主,好久不见!”
“苏姑娘久违了。”
“那你是?”苏沐橙侧目盯着乔一帆。
“在下乔一帆,微草人士。”
“人家小乔是为了我而来兴欣的。”叶修刚说完这句话瞬间感觉到王杰希的警示。
“好了好了,不要站着说话了,已经备下酒菜,各位,请!”唐柔出来说话,一行人全部往后寨走。
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嘉世
“主公,属下打听到消息,叶秋的确在兴欣,如今挂名叶修。”陈夜辉如今虽荣华富贵一身,但是对叶修仍是痛恨,感自己怀才不遇,便煽动人心,应辅佐刘皓,铲除叶修。
“叶秋?他还没死!”刘皓闻言脸色大变。
“求主公下旨攻打兴欣!”陈夜辉提议。
刘皓狐疑看向陈夜辉,陈夜辉被看的神色慌张。
“陈将军,兴欣可不归九州管辖,如此一来,可是陷嘉世为不忠不义!”刘皓虽不是什么正义之士,但是脑子还是有的。“你与叶秋私怨我自是明白,如今我若是待你理亏,你是否也要对寡人兵刃相见!”
“属下不敢!”陈夜辉惊得一下子跪倒在地。
“当初明知你有心利用,但是寡人本是雄心壮志,也应下了,如今你还想故技重施,陈夜辉,你胆子大了!”刘皓说完从边上护卫身上抽出佩刀指向陈夜辉。
“主公饶命!主公误会属下了!”
“怎么个误会法?你倒是说个明白,不然要你人头落地。”刘皓收回刀剑。
“曜虎岭之事虽已平,但是属下听闻蓝雨与轮回有意将王位拱手礼让给叶秋。”
“这是为何?”
陈夜辉看了看四周,刘皓立即明白,遣退了所以人。
“你可以说了。”
“喻文州……与……周……周泽楷愿意屈居人下……”陈夜辉终于道出实情。
刘皓此时不知如何形容内心的震惊。回想起来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,如若叶秋统一了荣耀九州,会放过自己吗?当然不可能,刘皓认为叶秋度量没那大,看来,要先下手为强。